一五三川  

不务正业想讲故事

哎就是突然想到的故事。(明明项目还欠着却天天想着搞西皮)
我……我文字功底不太行,不会写东西,所以就非常白话地讲一讲故事,大家看看就好不看也好……


喜欢多管闲事的和尚在门派的试炼中下山当了义士,这段时间当义士得罪了不少人,多管闲事也招惹了不少人。

当义士得罪人呢,是这和尚心里觉着天下,觉着众生,不拘于小事,不拘于自身,插手化解了些将要沾血的事儿,捉了些罪孽深重的人压送到衙门又讲经又说理,
便时常以为是以德服了人,不想是被小人暗中记下了仇。

多管闲事招惹了人呢,是这和尚天定的命数。
和尚在江南时曾遇见一人,一身黑紫的布衣裳,一头未束起的黑发,一张大半埋在头发和围巾里的苍白的脸。那人飞速从和尚的身侧跑过,看起来有些狼狈,脚步却轻盈平稳,看得出轻功修炼得出神入化。
和尚嗅到一些铁锈似的腥气,又发觉腥气里夹杂了一阵冷冷的兰香。
那人跑过后另一个水贼装束的人手中挥舞着武器也向和尚这边跑来,和尚一个没忍住,顺手截住了水贼,一套流程下来,把他交给了巡逻的捕快。
谁知道一回身,苍白的脸狰狞地对着他,骂他多管闲事,要赔偿。
和尚说。
施主何出此言,贫僧出手相救,又有何过失?
那人气得发抖。
谁要你救?!我那是战术!你的脑袋是木头做的吗!
那人步步紧逼,就差揪上和尚的衣领了。
你这秃驴真是——真是害人!这回任务要是没法交差,我定是要找你算账!
和尚没说话,他吸了吸鼻子,觉得帽檐下好像生了朵兰花。

后来那人匆匆离去,和尚试炼完归了山。
掌门叫来和尚,为他算了一命。
你与少林缘分已尽。
掌门说。
和尚鞠了一躬。
弟子不解。
掌门叹了口气。
此事天定。
和尚跪下恭恭敬敬一拜。
弟子知道了。

山下……你已寻得了新的道路。切记。要小心前行。
掌门又叹了口气。
天命如此,结缘,劫,缘。

和尚下了山,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,胡乱地前行着,走上了去江南的路。
好巧不巧,这一下山就撞见了一场血案。
血案的制造者又好巧不巧是那日痛骂他多管闲事的人。
和尚隔了老远听见惨叫声,下马上前去,见一水贼打扮的人浑身是血地伏在地上,站在他面前的紫衣男人手起刀落,人头落地。
杀人者听见了动静,握稳了手里的刀回过头来看他。
眯着的眼睛藏了一半在黑发里,情绪模模糊糊。
巧了,又是你,这回觉得如何?该救我吗?
和尚闭上眼睛。
我佛慈悲。

和尚这才算认识了暗香,也才算是知道了暗香做的是什么。

和尚说。
贫僧愧对过施主,也已经离了少林,这……就当是算清了,贫僧不会对人多言,但愿施主自己早有觉悟……
暗香笑。
算清什么?我杀人你没阻止到可不能说是算清吧大师,你尽管去跟人讲,看谁敢来管老子。
和尚皱起眉毛。
施主煞气太重。
暗香粗粗擦了擦刀上的血,笑得有些手抖。
煞气重又能怎得?无聊的和尚,净说些废话。
和尚又说。
施主这般易招来杀身之祸。
暗香这回笑到了直不起腰。
我活着又有哪一天脱离过杀身之祸?!我不在意,更无人在意,倒是你这秃驴这么爱多管闲事多说废话的,自己先去给自己算一算有没有惹上什么杀身之祸吧,说不定就是我要杀你呢。
和尚似乎被呛住了,沉默了一会儿,依然不肯罢休。
贫僧在意这苍生。
暗香走近他,用沾了血的手拿掉和尚头上的帽子扔在地上,眼睛直直看向他,带着些讥讽的笑意。
那我能不能把这话听作是,大师你在意我?
和尚半垂着眼睛,视线里是暗香薄且刻薄的嘴。
不是帽檐,兰花原来是长在那里。他想。

2018-02-12 评论-7 热度-105 楚留香手游少林暗香少暗

评论(7)

热度(105)

©一五三川 Powered by LOFTER